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煤制油:“干”出来的奇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时间:2017-04-21  来源:新尧网

时至4月,走近神华宁夏煤业集团煤制油厂区时,可以看凝水塔中不断涌出的水蒸汽,与周遭的白云融为一体,仿若仙境,而盘绕在高大铁架上的乳白色管道,则像一条白色的巨龙呼之欲出。
 
  神宁集团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示范项目,是这条巨龙的名字,它的出生,承载着我国煤炭清洁化利用和破解煤炭产能过剩困局的重任,也承载着“后石油时代”为我国能源装备制造提供技术战略储备的使命。
 
  更重要的是,它一举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实现了我国自主研发和技术攻关,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数代人的刻苦求索,14年的艰苦筹备,3年披心沥血的奋斗,交出了这份令世界震撼的答卷,而辉煌过后,谁有记得住光芒背后的几多艰苦的谈判,几多无眠的夜晚,几多从成立到推翻再到成立再到推翻的方案。
 
  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宁东的时候说过:“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成功,从来都不是靠想象就能得来的,而是站在失败的肩头,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求索,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换取的。

 

 神宁集团年产400万吨煤制油项目全景

 
  从艰苦谈判到大胆决断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看到的是煤制油项目建设成功所带来的突破,但只有伴随着项目建设一路走来的神宁人才知道,这些成功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早在2004年,国家发改委就确定了神华集团和当时的宁夏煤业集团做为中方代表,组成中国煤炭间接液化项目对外谈判工作组,负责与南非沙索尔公司进行合作意向的具体谈判,工作组不负众望,于当年6月1日与沙索尔公司签订了<<中国煤炭间接液化项目合作意向书》。然而,出师告捷并没能带来日后的一帆风顺,和沙索尔公司的谈判始终磕磕绊绊,一拉锯就是10年。
 
  在这10年间,世界形势不断变化,国内形势也有了突破性的逆转,2010年,神华宁煤集团建成了世界上第一条煤制烯烃生产线,中科合成油公司在内蒙古伊泰建成16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项目生产线,并产出了合格产品。
 
  备受鼓舞的神宁集团当下做出决定,采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科合成油公司的中温浆态费托合成成套技术,独自建设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项目。
 
  2013年9月18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神宁集团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项目,该项目于当年9月28日开工建设。2016年12月28日正式产出油品。
 
  这对于我国来说,无疑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它标志着我国油气资源短缺的问题将得到有效的解决,对平衡国家能源结构,降低对外依存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
 
  攻关!攻关!再攻关
 
  经历了十年的斗智斗勇,煤制油项目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工程,要想靠一套国内研发的新技术彻底攻下这个项目,横亘在神宁集团面前的,还有无数的难题。
 
  据了解,作为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煤制油项目可大致划分为六个环节,其中主工艺装置包括5个环节:空分环节、气化环节、油品合成环节、油品加工环节、动力环节。其中,油品合成环节是整个项目不可或缺的一步,对整个煤制油项目是否成功具有重要影响。

 

  神宁集团年产400万吨煤制油项目油品合成装置
 

而在神宁集团所在的宁东煤田,这个问题显得尤为重要,该煤田的矿井较多,不同矿井之间的煤质差异巨大,甚至同一煤层不同位置的煤质也不尽相同。这就需要以干煤粉气化炉和水煤浆气化炉的原料煤作为来源,或是通过配煤的方式来满足气化用煤指标的要求。
 
  为了给煤制油项目气化原料煤的煤源选择提供技术支撑,统筹优化配置宁东煤田煤炭资源,最大程度发挥其经济效益,神宁集团自立课题《宁东矿区煤化工用煤配煤方案研究》。
 
  作为课题组的组长,杨磊在上任伊始,就感到了肩上沉甸甸的担子,在宁东矿区复杂多变的煤质条件下,采用最合适的配煤方式,尽可能完美地使原料煤得以气化,这对课题组来说还是头一遭,而拿下这个难题,就等于拿下了整个煤制油项目最关键的一役。
 
  机遇和压力并存,杨磊和课题组的成员却没有选择的权利,箭,已在弦上。
 
  研究开始后,杨磊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个夜晚不曾合眼,这样努力了两个多月,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调研,课题组终于拿出了第一份实验方案,而这个方案是否可行,还需要实践的检验。
 
  接下来的三个月,对于杨磊和整个课题组成员来说,才是实打实的硬仗。他们每天在实验室里忙碌着,按照预定方案进行前期实验,直到实验最关键的环节到来。
 
  直到如今,杨磊还对那一天记忆犹新,在经过9组不同煤矿复配煤样的灰熔点实验后,整个课题组的人都紧紧盯着电脑屏幕,生怕漏掉了一个数据。
 
  第一组……
 
  第二组……
 
  随着数据一个个从电脑屏幕上跃出,欣慰的笑容也逐渐绽开在每个人的脸上,他们知道,如果一直能够按照这个规律走下去,马上就可以进行工业装置试烧了。
 
  谁知,接下来的第三组数据,却仿佛一盆兜头冷水,将刚刚燃起的热情浇得无声无息。刚才还兴奋着的实验室里,瞬间寂静得只能听到砰砰的心跳声。时间似乎过了好久,有人小心地提议:“可能是数据波动,再看看下一组吧?”
 
  然而,实验的结局并没有因为课题组成员的不甘心而被反转,随着一组又一组的数据出现,“失败”两字已经是板上钉钉,没有注意到组员一个个离开了实验室,杨磊独自一人盯着实验数据发呆,心里涌出的,有失望,有不甘,更有澎湃的斗志。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实验的失败呢?杨磊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第二天,他带着课题组成员将实验数据从头到尾整理了一遍,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分析可能存在的问题,同时对前期数据进行反复的比对分析,并进行验证实验,终于,再反反复复的分析和试验后,事情迎来了转机。
 
  “狐狸尾巴找到了!!!”科研人员一贯严谨的态度,挡不住这一声呼叫中的喜悦。原来,是某处煤矿的煤质发生了较大的波动,才导致了实验的失败。对此,他们调整了方案,准备再来一次攻关。
 
  找到了症结,却也容不得课题组成员花时间去兴奋,更容不得再一次的失败,课题组成员很快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再度投入到紧张的实验工作中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实验室里的气氛始终严肃,一些原本喜欢说笑几句的成员,此刻也都屏息凝视着,丝毫不敢怠慢了手中的工作。
 
  终于,随着实验数据一组一组的出现在屏幕上,杨磊和课题组成员们攥紧的拳头渐渐松开了,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了,几个月来的反反复复,伴随着胜利的到来,灿烂的笑容终于毫无保留绽放在每个人的脸上。
 
  “为煤制油项目提供的气化原料煤配煤方案确定了,赶快完善实验报告,提交公司进行工业试烧”,冷静地布置完工作,杨磊却也藏不住心中的喜悦,似乎今天的阳光,都比平日里暖了那么几分。
 
  新的开始
 
  在煤制油项目建设的过程中,像杨磊和他的课题组一样不辞辛劳,不畏失败,默默奋战在岗位上的人从来都不是少数。对于神宁集团的员工来说,夏天在高达38摄氏度的帐篷里通宵达旦研究方案,冬天零下26摄氏度的寒风中加班加点,都已经是司空见惯的工作状态。
 
  没有人抱怨,没有人放弃,从项目总指挥姚敏到一生对中国煤化工事业都保有激情的专家梅占魁,再到杨磊,全都拼命三郎式的奋战在第一线,参与到煤制油研发项目中专家和一线工作人员从最早的十几个人发展到几百人,创造出神华宁煤科研项目丰碑上一个又一个的传奇。
 
  正是凭着这股不断拼搏的精神,煤制油项目得以成功建成投产,而其油品精细化工的步伐工作也已进入合作谈判阶段:和南京蓝盛公司合作,生产液体石蜡,做烷基苯、日化苯,直到生产出洗涤剂;和上海纳科公司合作,生产四类润滑油……
 
  2016年9月,美国顶峰集团和神宁集团签订了神宁炉气化技术许可合同,这意味神宁集团开始从技术引进向技术输出转变,中国制造特别是高新技术制造走出国门。
 
  也许,对于神宁人来说,煤制油项目建设成功,不只是结束,也是另一个开始,是挑战的开始,更是机遇的开始……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与我们联络。新闻投稿 新闻投稿

本文链接:http://b2b.chinapower.com.cn/news/ 转载请注明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遵化人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