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锂电池  EP电力展  丝绸之路  光伏  中天科技  EP展  电缆  电力  电力峰会  北京充电设备展 

今年上半年,浙江两大光伏产业集聚区呈现不同走势——追“光”路上辩证看

   2023-08-29 浙江日报夏丹 孙一鹏70
核心提示:近来,记者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同样光伏产业集聚的嘉兴和金华(主要在义乌),今年1月至6月却呈现两种不同走势:嘉兴智能光
近来,记者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同样光伏产业集聚的嘉兴和金华(主要在义乌),今年1月至6月却呈现两种不同走势:
 
嘉兴智能光伏产业规上工业总产值533.45亿元,同比增长56.6%,出口交货值178.44亿元,同比增长63.96%;义乌光伏产业实现规上产值461亿元,同比增长8%,出口交货值135.9亿元,同比增长-9.99%。
 
从整个浙江光伏产业分布来看,今年上半年,嘉兴光伏占全省比重30%,金华仅义乌一地就占25.9%,双双可谓举足轻重。难分伯仲的它们,同期增速差异较大,出口态势出现背离,究竟是何原因?

追“光”之路
 
中国光伏产业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路。市场嗅觉敏锐的浙江,一直是其中的弄潮儿。
 
2012年,嘉兴市秀洲区被列为浙江省光伏“五位一体”创新综合试点。自此,嘉兴开始走上一条以光伏发电分布式应用为主攻方向的追“光”之路,逐步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光伏产业链体系,涵盖电池片、电池组件封装、光伏发电系统集成以及配套辅料生产等环节,一个成熟的光伏产业集聚区已然成形。
 
相较而言,敢闯敢干的义乌,追“光”之路虽起步稍晚,却不乏后来者居上的气势。
 
2015年,义乌乡贤周福云将其一手创办的华灿光电带回家乡,随着这个当时亚洲单产最大的LED芯片生产厂区顺利产出第一颗LED芯片,填补了义乌乃至浙江LED产业链上的空白,同时也点亮了义乌的追“光”之路。
 
同年,义乌市发布《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第二年,义乌信息光电高新技术产业园随即拔地而起,其中核心部分义乌光源科技小镇,主要吸引光伏企业落户。
 
2017年初,电池片龙头爱旭股份落户,成为首家入驻义乌光源科技小镇的光伏头部企业。随后,天合光能、晶科能源、晶澳科技、东方日升等中国光伏头部企业接踵而至,浙江再崛起一个光伏产业板块。
 
截至2022年,义乌市光伏产业规上产值达872.30亿元,占整个浙江省光伏产业产值的30%以上;已投产的光伏电池片和电池组件产能达到35GW,占据全球市场份额近20%。
 
在浙江,两大光伏板块相映生辉。今年,浙江正式启动实施“415X”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工程,智能光伏产业正是15个千亿级特色产业集群之一。嘉兴的秀洲区、海宁市和金华的义乌市,同为“415X”产业集群之智能光伏产业集群的核心区。
 
同道异速
 
两地在今年上半年跑出了不同的加速度,却是为何?
 
“起步更早、产业根基深厚的嘉兴,光伏产业链更为完整,全产业链优势发挥得更为充分。”浙江省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沈福鑫认为这是主要因素。
 
在嘉兴,落户于秀洲的隆基、阿特斯等光伏龙头企业,专精于光伏组件生产领域;在海宁,晶科、正泰新能等龙头企业同时致力于电池片和组件的生产制造;宁波德业分别落户于海盐、海宁两地,致力于光伏逆变器的生产;福特斯新材料、绿康生化等企业为光伏产业链填补了辅料生产领域的空白。
 
一方面,产业链越完整,越能吸引到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扎根发展和持续集聚,使得投资扩产、新引进项目接二连三。沈福鑫介绍,像今年下半年隆基二期产能即将释放,明年初三期产能也会释放。除此之外,晶科、正泰新能等龙头,今年一边释放新增产能,一边快马加鞭建设新项目。
 
截至目前,嘉兴在建、拟建光伏产业项目27个,计划总投资836亿元,其中10亿元以上项目15个,达产后预计可新增产能2060亿元。
 
另一方面,产业链越完备,企业生产成本会随之更优,产业集群竞争力就越强。嘉兴秀洲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李斌举例,在秀洲,福莱特生产的玻璃,只需跨越一条马路,就能送到光伏组件厂隆基绿能的车间。要知道,玻璃是光伏所有原材料中运输成本最高、损耗最大的。正因如此,嘉兴成为隆基绿能所有生产基地中成本最低的一个。
 
此外,产业成链后,产业生态圈也随之丰富。如今,嘉兴已经形成“行业龙头企业+企业研究院+产业链上下游配套企业”为一体的光伏新能源全产业链生态圈。同时,近年来,嘉兴还通过外部引进内部培育,打造以光伏、锂电、储能、氢能等多产业的新能源产业体系,多点开花。
 
“相较而言,义乌现有光伏产业主要集中在电池片生产。”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他也注意到,义乌已在进行光伏产业链补链招商,不少组件项目在加速推进中。同时,义乌还加速和周边的浦江等地构建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如浦江已将光伏光电作为全县重点打造的百亿级新兴产业集群之一,正吸引更多辅料配材企业投资落地。
 
“短期数据的变动,和光伏项目投产周期错位也有一定关系。”浙江省工信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梁靓解释,光伏产业都是投资额非常大的项目,现行统计法则下,一个项目上马、投产、出口情况,既会对即期数据带来较大变化,也会给到下一年度的同期数据压力。像去年上半年,义乌光伏产业出口较上一年度同期增长超三倍。
 
“义乌光伏产业增速短期内转弱,与前期大项目陆续建成投产且产能充分释放有关,可以说有着明显的阶段性特征,应该‘风物长宜放眼量’。”梁靓认为。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与义乌以光伏企业制造基地为主相比,嘉兴光伏龙头企业有总部经济优势。当前光伏产品价格下降明显,全行业进入价格战阶段,个别位于义乌的光伏制造基地,只能执行来自总部的减产计划。
 
当然,产业都有产业周期。今年年初还风风火火的光伏产业,如今转入价格战阶段,光伏产业集聚的嘉兴和义乌,都面临巨大压力。对于数据短期的波动,我们应理性看待。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付款方式  |  联系方式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1041772号